羽泉组合:铩“羽”而归你毒死了我们的青春

在很多人的记忆里,陈羽凡是一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歌手,虽然已结婚多年,可他身上的少年气从未被岁月掩盖,他和他的好搭档胡海泉还是一副少年模样,追逐梦想,向往未来。

从1998年到2018年,大概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,两个人共一个名字组成一支队伍,一组便是20年。

1997年,在北京菜市口105路车站,他们第一次相遇了,率真豪爽的北京爷们碰上温和内敛的沈阳哥们。当时他们的见面是一场“赤裸裸的金钱交易”,胡海泉付钱,陈羽凡写歌。那时的陈羽凡还留着个性的长发,用海泉的话说“一看就是搞音乐的”。

第二次见面是在1998年,胡海泉在出租屋给《爱浪漫的》编曲,陈羽凡发现他对音乐有极强的掌控力,于是把他从幕后拉到台前,成立“羽泉”组合。

直到被滚石公司发现,他们苦日子才算熬出了头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成了华语乐坛一抹明亮的色彩。

1999年首张专辑《最美》,推出销量即破百万,成为内地销量冠军。这首为无数歌迷带来无限幻想和爱恋的情歌,唱出了多少人心底最难开口的情话。谁还没在年少时爱过几个姑娘呢?“你的坏,你的好,你发脾气时撅起的嘴,在我心中是最美”。

第二年趁热打铁,《冷酷到底》发行,同样是百万销量,让“羽泉”成为国内一线组合,人气飙升。

两张专辑的热卖,羽泉红到发紫,2002年还登上央视春晚,与王力宏共同演唱《美丽新世界》。

奔跑着的不仅是羽泉,还有听着这首歌长大的一代人。我依稀记得在高考那年被学业压得喘不过气,在操场跑步时,耳边回放的就是《奔跑》。

许多歌曲像《最美》、《冷酷到底》、《深呼吸》、《奔跑》,都是传唱度极高的经典之作,坚持音乐、坚持创作的羽泉早已成了我们耳蜗的知己。

被打脸的青春,线年,《我是歌手》开播,当即引爆全网话题,参加的嘉宾全是实力唱将,像黄绮珊、沙宝亮、尚雯婕、齐秦、杨宗纬、林志炫、彭佳慧等,不容小觑。

后来他们去《最美和声》、《中国新声代》、《中国好歌曲》担任导师,和选手合唱,挖掘更多有才华的音乐人。很多选手都表示:从没想到有朝一日,能够和自己的偶像合作一首歌。

正因为他们从前走过太多的弯路,深知其中的辛酸苦楚,所以才对新人愈加宽容和寄予希望。

组合成立以来十多年,陈羽凡早已牵手白百何,生了可爱的儿子,而海泉一直单着,爱人未定。曾经有那么有一瞬间以为,只要羽泉还在唱,我们的青春就还在。

白百何事件第一次让我意识到,原来羽泉不仅有理想的美感,也有现实的骨感。他们褪去了歌手的光环就是个普通人,也会有狗血的出轨离婚闹剧。

不出所料,今年8月,他发了一条微博说:“就算台下空无一人,我也会用心唱歌;就算台下没有你,你已经在我心中。”

2018年,是羽泉成立的20周年,11月15日他们现身广州发布会,当天恰巧赶上为陈羽凡过生日,羽凡现场许愿说:“还是希望身体健康,有健康的身心才能做自己喜欢的东西,新的一年有更好的改变”。

吸毒对于明星来说,就是一剂毒药,一旦沾染万劫不复,一朝吸毒,终身戒毒,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。

我突然理解为什么胡海泉接连发问十个“为什么”,是啊,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,娱乐圈因吸毒而自毁前程的明星不在少数,可为什么就不吸取教训呢。

像曾经的男神柯震东,即使吸毒事件过去四年之久,依然活在阴影下无法翻身,前段时间接了国际品牌nars的站台宣传,遭到全网网友的炮轰,吓得nars第二天就发表声明与柯震东撇清关系。

还有成龙之子房祖名,原本是前途闪耀的星二代,吸毒毁一生,出狱后参演了成龙投资的《铁道飞虎》,虽然演技在线,但观众并不买账,豆瓣评分只有5.1分,房祖名不得不转战幕后。

他们都曾是天之骄子,商业代言、好剧本接到手软,前途不可限量,可就因为吸毒,一夜陨落。

每次吸毒事件曝光后,总会有一些粉丝打着“人非圣贤孰能无过”的旗号呼吁我们要对明星宽容一点,明星也是人,也会犯错。

人民日报曾发过一条微博:我们之所以看不见黑暗,是因为有人正竭尽全力,把黑暗挡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。

如果你不知道真正的缉毒警察是什么样的,那你可以去看看《湄公河行动》、《无间道》、《门徒》等关于毒品的电影,但电影终究只是冰山一角,现实永远比电影更可怕。

你以为我们的美好生活是怎么来的,是缉毒警察用自己的生命甚至是全家人的生命换来了!

据统计,缉毒警察最大68岁,最小18岁,死亡率是其他警种的4.9倍,受伤率高出10倍以上。面对心狠手辣的毒枭,他们亲人不敢认,有苦不敢言,就连死了世人还不敢立碑,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,难道只能换来明星们的一句“对不起,我错了”吗?

陈羽凡吸毒,音乐事业算是终结了,可我真想问他一句:是饭不好吃,还是酒不好喝,还是你真觉得人间不值得?

人间确实很苦,生活不易,成年人的世界里从来没有“容易”二字,但这不是你沉沦和堕落的借口,宽容大度是人的美德,但是有底线的。不是所有的错误都能被原谅,不是所有的裂痕都能缝合,不是所有的过去都能恢复出厂设置。

记得以前初中班主任在毕业最后一天对我们的叮嘱是:孩子们,无论以后你们以什么身份立足于世,都要记住两件事:法不能违,毒不能吸,碰一个就都完了。

昨天知道这件事后,我一直在听羽泉的歌,因为我怕啊,我怕以后再也听不到他们的歌了,我依然会喜欢羽泉的歌曲,只是不再喜欢羽凡了。

关于羽泉的记忆被画上了句号,陈羽凡永远也不可能复出了,没有羽凡的海泉,速度只剩下35迈。

哩姐,一个用一生长度活出几生维度的低龄女青年,自由拖稿人,看有意思的书,做有意思的人。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